81txt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81txt小说网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章节目录 第147章 碾压新妻宽!【爆更1W】

章节目录 第147章 碾压新妻宽!【爆更1W】(1/4)

    随着最终决赛的终于来临,本来就很是喧闹的观武席,霎时变得更加雀喧鸠聚。

    青登他的那位在小千叶剑馆进修的老友:山南敬助现在正坐在西侧观武席上的一角。

    并不是很习惯这种嘈杂环境的他,不住地朝周围的人群投去无奈的视线。

    对于此次这场规模难得如此盛大的剑术大赛,山南他一直很有兴趣前来观看。

    但怎奈何,昨日私事繁多,直到今日都是比赛的最后一天了,才终于挤出了时间前来一睹参赛选手们的风采。

    在比赛还没开始之前,山南本想前去和他师傅千叶定吉等人,还有身为他老友的青登打个招呼的。

    但因误判了此次大赛的火爆程度,在他抵达赛场时时间已稍微,观武席上都已坐满了乌泱泱的人群。

    如果花时间去找青登等人并去跟他们打招呼的话,那么观武席上可能一个座位都不会剩了,因此无奈之下山南只能终止了去跟青登他们打招呼的想法,独自一人默默地在西侧观武席上的某个还空着的小角落上就坐。

    因为昨天没能来观看比赛的缘故,所以山南直到刚刚才从周围看客们的口中听闻青登昨日的种种惊艳表现。

    不知不觉间,青登他都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啊……山南惊讶地用力眨了眨眼,他那张布满书卷气的脸颊上,缓缓浮现出钦佩的色彩。

    遥想3个多月前,青登跑来询问他“试卫馆是否常和玄武馆、小千叶剑馆交流剑术”的那一幕幕,对山南来说还恍若昨日。

    在这连4个月都不到的短短时间内,青登一次又一次地创下让山南频频产生“这还是我熟悉的那个青登吗”的错觉的壮举。

    政绩上,他现在已被誉为“北番所的小天狗”。

    剑术上,此前在“梅花祭”的红白合战上带领试卫馆战胜他们小千叶剑馆在先,在目前的剑术大赛上大放异彩在后。

    对于突然像变了个人,在各个领域上大展拳脚的青登,山南在感到敬佩之余,又对他的这位老友生起了几分……艳羡。

    青登和山南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但他们二人的年纪其实差得挺多的,因为长得白的缘故,山南外表上好像只有20岁出头,但他的真实年纪实际上已经有27岁了。

    ——真好啊……年仅18岁,就已有了如此多的成就……

    山南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聚拢心神,专心致志地看向前方那在周遭气氛的烘托下,仿佛连温度都升高了几度的赛场。

    ……

    ……

    观武席,练武馆的席位上——

    新妻宽自刚才起,就耷拉着脑袋,嘴唇紧抿,脸色苍白,面无表情。

    坐在他身旁的一位他的师弟,以为新妻宽是因为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心里感到紧张,所以他将身子朝新妻宽的方向挤了挤,悄声鼓励新妻宽道:

    “新妻君,毋需紧张,尽自己的全力就好。”

    新妻宽理都没理他师弟的鼓励,继续板着面孔,一副正深沉思考着什么的模样。

    这个时候,于众人的期待之中、在万众瞩目之下,那名担任司仪的老武士,缓步踏进赛场内。

    他没有再带抽签的签筒——最后的一场比赛,已没有再抽签的必要了。

    这位老司仪一如既往地贯彻着他“不讲太多场面话”的风格。

    在站到赛场的中央后,他先是环视了遍四周,然后抬起手一边做虚压状,一边让看客们都安静下来。

    待观武席上的动静稍稍变轻下来后,老司仪将嗓子清了清,紧接着用比此前的历次唱名都要高昂的音调喊道:

    “最后一场试合——”

    “神道无念流,练兵馆,新妻宽!”

    “天然理心流,试卫馆,橘青登!”

    听到这两个名字……准确点来说,是听到青登的名字后,才刚安静下来没多久的观武席,再次人声鼎沸起来。

    在听见司仪唱出他的名字后,新妻宽的表情登时一僵。

    他像下意识般地将手伸进怀中,摸向藏于怀内的一个药盒。

    药盒那冰凉的触感,传进新妻宽的指尖。

    感受着指尖所感受到的这抹冰凉,新妻宽他那刚刚还能勉强保持住镇定的表情,立刻像是失去控制了一般,股股掺杂着忧虑、迟疑、恐慌等色的复杂情绪涌上他的双颊。

    这颗罗刹昨夜赠送给他的药,究竟要如何处理……现在就得决定了!

    若等到待会上场,戴上头盔等护具,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吃上这颗药了。

    就在新妻宽感觉现在的每一秒都像是一年那么漫长之时,忽然间——新妻宽忽然听到了自身后传来的这样一组对话:

    “总算是到决赛了啊……我觉得这决赛也没啥好看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离婚后,反派大佬和三个幼崽黏上我 霸婿崛起 武当殷梨亭 全民领主:开局百倍增幅 一睁眼,我家狐狸成了病娇反派 团宠小锦鲤在八零旺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