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txt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81txt小说网 >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 章节目录 第152章 第 152 章

章节目录 第152章 第 152 章(1/3)

    昔年, 伯爵府受人欺辱时,兄弟俩为撑起门楣,刻苦读书。

    兄长驰骋在前, 弟弟直追在后。夫子担忧少津年少、心性不稳,急于求成无异于拔苗助长, 遂将少津带至芒山寺,以一句“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花始盛开”来开导少津, 劝他未及花期莫图花开。

    令得少津放慢了步子。

    年少之事,少津铭记于心。

    现如今, 在兄长状元及第三年之后,他亦独占鳌头、位于金榜之首。岁岁桃花颜未改,翩翩少年已不同,少津今日今时终于得以同夫子道一句“桃花开了”。

    夫子伸手, 接住了几片零落的桃花瓣,脸上满是喜意, 感慨道:“莫论山下结子桃树, 或是山顶桃花正盛, 花开花尽总是春。”

    又远望道:“昔年耕耘, 了幸种得堂前三两树, 夫复何求桃李满天下?”能有少淮少津和言成言归几个,足矣。

    少津笑言道:“夫子是‘姑苏城外一茅屋, 万树桃花月满天’。”一身才华,隐于俗世。

    山顶湿寒, 少津不敢让夫子久待, 看过桃林盛景后, 说道:“夫子, 我们回去罢。”

    夫子点点头。

    归去路上,少津同夫子说道:“夫子,大哥他……他要离京外任了。”来年启程后,一去数载,不知何时归来。

    段夫子并不诧异,反是欣慰点点头,说道:“不远探无以得‘深’,不得‘深’何以成‘渊’?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伯渊他生于此城内,却不只是此城的。”

    “学生必不辜负兄长的一番苦心经营。”

    “你能明白他的用意便好。”

    ……

    忙忙碌碌的日子过得尤为之快,转眼到了裴少津迎娶陆家小姐之日。

    满城花烛动,萧鼓迎新婚。

    裴少津已被朝廷授为从六品的翰林编撰,今日大婚,穿了一身崭新的六品官袍——内着立领素衣,白领至裔,再着圆领青袍,身前是鹭鸶补子,腰束革带,脚穿黑缎官靴。

    少津承了沈姨娘的白皙肤色,着此青色官袍,更显文质彬彬,一怀文气。

    迎亲队伍已准备就绪,只待吉时到,少津便可登马。看着日晷上的影子渐渐斜长,少津开始有些紧张,反复整理衣装,保持平整无褶,嘴中又念念有词。

    一点都不似考场上那般沉着冷静。

    裴少淮见到弟弟这般焦急紧张,心间一乐,想起自己大婚那日,弟弟反反复复端来点心,当着他的面吃得甚是香甜。于是乎,裴少淮也想“报复报复”少津。

    裴少淮特意端来少津平日里最喜欢的点心,又抱来小风,假借小风为话头,笑说道:“小风,这可是你二叔平日里最喜欢的点心,给你二叔取一块,叫他垫垫肚子。”

    小风竟出奇配合,真用小手抓起一块点心,伸到二叔跟前。

    侄女给的,叔叔岂能不接,少津正打算接过点心,谁料小风又收回了手,揣在怀里不肯给二叔了。

    还冲少津笑。

    被大哥父女这么一取乐,少津总算松快了一些,没那么紧张了。

    远山夕阳佳,飞鸟双双还。吉时已到,奏乐声起,裴少津骑上骏马,前往陆府迎亲。

    街上茶楼里,颇多士子像寻常百姓一般,争相围观。无他,新科状元迎娶京都才女陆亦瑶,不管是“状元”还是“才女”,总有些话题在里头的。

    士子高中状元,才女含情相许,正是那话本子里最是常见的桥段。

    ……

    另一头,陆府嫁女,办得好是气派风光,已经到了大婚这一日,仍有亲朋络绎送来贺礼添嫁妆。

    贺客盈门,比陆府迎娶新妇时,还要更热闹几分。

    闺房内,陆亦瑶身穿大红喜袍,领披霞帔,头上尚未戴上凤冠。昔日里敢主动亲吻少津的娇俏少女,因长了年岁而多了几分端庄。

    然性子里是没变的,她仔细听着院外的动静,又不时往外张望几眼。

    陆家祖母为孙女挽起最后一缕发丝,额前碎发悉数梳入了发髻中,眼中微红,她语重心长说道:“瑶儿,从今日起你便要嫁予裴家二郎为妻了,祖母叮嘱你的,你要牢牢记着。”

    陆老夫人再次嘱咐了一番,说道:“在这京都城里,但凡是嫡出是个长进的,少有人家还会倾力栽培庶出,裴家是个例外,便可见得其家风清正。从前伯爵府里的事与你无关,但你今日既得了状元郎的风光,往后便要想着替夫君还一还这些情,免得叫他在中间难做。”

    又道:“祖父教你读书识字,你又有了些才名,这是个好的,却不能因这些虚名,在府上自视清高孤傲。”

    陆亦瑶嫁入裴府,要侍奉嫡母为婆婆,陆老夫人不得不多叮嘱几句。古来媳妇难做,庶子媳妇更是难做,她有这些担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离婚后,反派大佬和三个幼崽黏上我 霸婿崛起 武当殷梨亭 全民领主:开局百倍增幅 一睁眼,我家狐狸成了病娇反派 团宠小锦鲤在八零旺疯了